主页 | 拼音 | 笔画 | 部首 | 转换 | 符号 | 收藏 | 更多新闻
曲终人散后看香港书展:港人不再抗拒简体字
    一年一度的香港书展(7月19-24日)已经曲终人散,但有不少媒体和文化人还在深入探讨得失,实在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香港书展(Hong Kong Book fair)自1989年开始举办,至今17年,入场数字每年递增,到了今年,总共有68万人买票进场,也就是说大约每十名香港人之中,就有一人去逛书展。

卖书的书展

    国际上很多书展是不卖书的,参加者是同业,前往书展目的是买卖版权。好比法兰克福书展,北京书展。但香港书展不同,它相当于书市。各路人马在这个平台上短兵相接,用最短的时间争取最多的读者。所谓各路人马是,除了参加者最多的香港出版商(几乎香港所有出版社倾巢而出),还有来自大陆和台湾的出版社,也有一些外国的出版商参展,但总体来说还是以中文图书为主。
 
   

    这样一来,每年香港的出版社都会为书展的来临准备有份量的新书。展场的摊位挖空心思设计,要找有名作者现场签名等等,目的当然是想在众多出版社中脱颖而出,取得更佳销量,其中也包括希望扩大出版社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由于书展形象正面,所以特首曾荫权也来凑热闹、附庸风雅。他选择在开幕第一天对着一班孩子讲故事。本来这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意,既表现特首的慈爱,又可鼓励阅读,只可惜选错了故事。选了个苏格兰童话《海豹人》,大概想创新,不读家喻户晓的安徒生或格林童话,结果连大人都听不懂其中奥妙,何况小孩。

金庸和倪匡最受欢迎

    这几年的香港书展,《亚洲周刊》都举办“论坛”,邀请两岸三地的文化名人或作家和读者面对面交流,引起反响,也使书展档次提升。今年拟定的题目很不错--“寻找二十一世纪的人文情怀”,意思是说“人文情怀”已渐被遗忘。

    参加“论坛”的香港作家是金庸、小思、倪匡;大陆方面邀请了余华、刘心武、虹影;台湾来了苏伟贞、初安民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本地作家最受欢迎,金庸和倪匡的讲座爆满,虽然两人早已搁笔。大陆作家以余华较受注目,那是《兄弟》效应。

港人不再抗拒简体字

    整个书展卖得最好的是儿童学英文的动画影碟图书,每套两万多港币,六天书展卖两千多万。这两年香港经济好转,家长又很舍得花钱在幼儿教育上,所以这些童书特有市场。

    因是暑假,展场上到处可见家长们拖儿带女,一家大小来逛书展。香港一位评论家说,三十年前港人拖儿带女逛“工展会”,三十年后的今天,是逛书展。工展会上是卖本港出产的一些家庭用品或食品。当年香港没今日富裕,今天的港人更需要的是“精神食粮”。书展期间的周末,展场开放到凌晨两点。到了深夜,前来书展的换了一批人:是一些中学生,三五成群,边玩边逛。书展成了年青人的“嘉年华会”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,近年书展,简体版大陆书的销售连年增加,今年大陆摊位更挤得水泄不通,说明港人不再抗拒简体字,并且因为大陆图书愈来愈精美,价钱又比香港书籍便宜,读者一再增多。这是本地出版社的一个潜在危机。

    坦白讲,香港不是一个读书的城市。香港的读书风气,跟东京不能比,跟台北不能比,跟北京恐怕也不能比。香港太热闹,太商业,太吵杂,香港人生活节奏太快,生活压力太大,很难静下心来好好读书,更不要说享受读书的乐趣了。

    但是香港人聪明灵巧,知道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需要多读书来使自己“增值”。加上政府的推动,书展的作用以及传媒推波助澜,眼见着读书风气逐渐在上升,实在可喜。难怪在今年3月的一个全球阅读调查中,香港小学生的阅读量竟排全球第一! (文/ 舒非)




录入:http://www.jiantizi.com/
来源:http://news.phoenixtv.com/phoenixtv/83934540116000768/20060808/860868.shtml
© 简体字